<tbody id="ykl49"></tbody>
      常見(jiàn)問(wèn)題

      古代佛教雕塑鑒賞知識

  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7-11-13 點(diǎn)擊量:1984

      中國的古代雕塑藝術(shù)有著(zhù)悠久的歷史,幾千年來(lái),我們的祖先在這塊廣闊的土地上,創(chuàng )作了眾多的精美的雕塑藝術(shù)品。這些作品造型生動(dòng)活潑,形象逼真傳神,處處反映著(zhù)我國勞動(dòng)人民的智慧和技巧,不愧是我國幾千年優(yōu) 秀傳統文化的一個(gè)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       

      在中國古代的雕塑藝術(shù)品中的佛教雕塑占據極為重要的地位。佛教自東漢傳入中國后,由于當時(shí)社會(huì )政治上的動(dòng)蕩,民族之間矛盾時(shí)起,經(jīng)濟基礎不穩定,因而佛教能以澎湃之勢漫透到整個(gè)社會(huì )。伴隨著(zhù)佛教的傳播,佛教藝術(shù)幾乎在全國各地盛行起來(lái)。佛教造像在各個(gè)時(shí)代,在形象與內容方面都有著(zhù)不同的特點(diǎn)。

       


      魏晉南北朝時(shí)期佛教造像既是宗教的宣傳品,也是帝王權貴的意念所在。它通過(guò)雕刻家之手把犍陀羅和摩揭陀兩個(gè)地方的造像藝術(shù)中國化,雖然這些造像的宗教氣氛非常濃郁,但其造型的基礎,無(wú)論如何也脫離不了現實(shí)的人,寫(xiě)實(shí)的因素畢竟處于主導地位。南北朝經(jīng)歷了370余年的動(dòng)亂和分裂,直至隋代才又完成了重新統一的局面,接著(zhù)唐王朝又在此基礎上把封建社會(huì )推向繁榮昌盛的時(shí)代。佛教伴隨著(zhù)370余年的分裂和動(dòng)亂,作為當時(shí)一些人們的精神信仰也逐漸根深蒂固下來(lái)。佛教造像藝術(shù)在南北朝時(shí)期的基礎上速度迅猛發(fā)展起來(lái)。不論是銅鑄的造像,石制的雕像,泥質(zhì)的塑像,都把佛的崇高慈祥,菩薩的和善端麗,羅漢的溫順誠懇,天王的威嚴孔武,力士的強橫暴戾刻劃得神靈活現。從某種意義上說(shuō),這是社會(huì )現實(shí)的一種藝術(shù)之概括,是一個(gè)封建王朝的本質(zhì)與功能的形象化的表現。 


      宋代,佛教雕塑在這一時(shí)期的雕塑領(lǐng)域里雖然仍占有相當大的比重,但是由于禪宗的影響,佛教雕塑的那種神圣性和理想性減弱了,總之被稱(chēng)為“世俗化”的現實(shí)性成份則大大增加了。唐代盛行的“釋迦佛”、“菩薩”、“力士”等雕像,已逐步為更加世俗化的羅漢造像所代替,這種更為接近當代人情味的佛教雕塑,對于佛教的傳播起著(zhù)積極作用。 


      元代的佛教造像有其特定儀軌,這個(gè)時(shí)期的佛教造像雖然同其它時(shí)代的佛教造像,但也明顯地顯現著(zhù)不同之處。從外表形象到內在精神狀態(tài),從面型、體型、姿態(tài)、服飾、執物,到背光、蓮座乃至龕形,無(wú)一處不顯露著(zhù)不同的樣式與特點(diǎn),從而顯現著(zhù)自己所有的風(fēng)格。 


      明清時(shí)期,伴隨著(zhù)大規模石窟開(kāi)鑿的日漸衰敗,寺廟內供奉的佛教造像逐漸多了起來(lái),這個(gè)時(shí)期的佛教造像更加世俗化,甚至有的完全因襲著(zhù)前代的樣式,或曲意求其真實(shí)。同時(shí)由于明清兩代繪畫(huà)藝術(shù)的發(fā)展,所以佛教造像在技法處理上,或多或少地受其影響,因此這個(gè)時(shí)期的佛教造像雖然在面相氣韻上表現不出多少特性,但以全體的比例與輪廓的構圖,都能達到恰如其份,衣飾與衣紋的表現也運用了很現實(shí)的手法,成為這個(gè)時(shí)期的顯著(zhù)特點(diǎn)。 


      道教在中國的歷史上,它的發(fā)展要早于佛教,但是由于:1、在政治上,歷代的統治者在歌舞升平,內外交困的情況下,佛教無(wú)疑地都是一種麻醉人們精神的鴉片,而道教的影響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就完全失去了意義。在歷史上的農民起義中,有許多次打著(zhù)道教的旗號所進(jìn)行農民起義,這無(wú)疑地會(huì )使統治者產(chǎn)生對道教憎惡,從而不重視它。2、佛教從經(jīng)典上、藝術(shù)上都有著(zhù)一套完全的體系,而道教卻沒(méi)有。佛教是“以像設教”的,道教雖然起源較早,也有自己所供奉的無(wú)妨天尊、三清、真人等神靈,然而這些神卻沒(méi)有用藝術(shù)的方法表現出來(lái)。佛教自傳入中國以后,就采用各種藝術(shù)形式,其中為重要的是采用繪畫(huà)、雕塑的手段,把佛教具體形象化,這樣就使人們對佛教的印象加深,使佛教影響不斷深入擴大。而道教在佛教影響已漸深入的情況下,才采用佛教“以像設教” 的方法進(jìn)行仿效,這樣其影響就遠不如佛教了。3、佛教的寺院在全國各地星羅棋布,從歷史上的幾次毀佛滅法中,我們就可以看到佛教的勢力。北周武帝建德三年(公元574 年)鑒于當時(shí)佛教寺院經(jīng)濟發(fā)展,使官府賦稅蒙受重大損失,因而下令廢佛道二教。這次距歷史上北魏武帝太平真君七年(公元446年)滅佛僅一百年間,就又使沙門(mén)道士二百余萬(wàn)人還俗,可見(jiàn)佛教發(fā)展速度十分迅猛。唐武宗會(huì )昌五年(公元845年)出于與北周同一原因,下令盡毀國內佛寺四萬(wàn)六千余所,造像約三十萬(wàn)軀。從上述的三次毀佛滅法中,我們就可以看出佛教寺廟遍及中國大地,出家當和尚人逾幾百萬(wàn)人,而道教庵觀(guān),道教就遠遠不如佛教,所以其影響也較小。


      道教的造像在歷代留下來(lái)的很少,除在造像的形象上同佛教不同外,在其雕刻手法、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上幾乎都與佛教造像一致。在進(jìn)行鑒定、鑒賞的時(shí)候,要加以對佛教造像的雕刻手法、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進(jìn)行對比,只有注重參考同時(shí)代的佛教的特點(diǎn)才會(huì )對佛教造像的時(shí)代特征、藝術(shù)風(fēng)格、雕刻手法有著(zhù)較深刻的影響,進(jìn)而達到鑒定鑒賞的目的。值得指出的是:道教造像不但真品遺留很少,就仿制品也極少,相對而言真假的鑒別工作也較容易。 


      掌握和了解上述的中國古代宗教雕塑藝術(shù)的鑒賞知識,確實(shí)是一件很難的工作,但我們只要認真學(xué)習和細心觀(guān)察研究,就能夠達到掌握和了解的目的,就能成為這方面工作的行家里手。作為佛教造像藝術(shù)的鑒定,對于初入此門(mén)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,感覺(jué)上是難之甚難,把真品和仿制品放在一起,覺(jué)得外表造型,面目神態(tài)、衣服裝飾、顏色大小都一樣,就不容易分辨出真偽。實(shí)質(zhì)上這同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一樣,對于我們經(jīng)常接觸的物品,從性能、輕重、顏色、使用方法、擺放位置,我們都有著(zhù)深刻的了解。如果別人把你所熟悉的物品挪放了位置,改變了顏色,轉變了性能,你馬上就能感覺(jué)到。這也就是說(shuō),我們對于周?chē)氖挛锝?jīng)常接觸,就會(huì )由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,就會(huì )對事物有著(zhù)深刻的認識。同樣作為文物鑒定也是這么一個(gè)道理,經(jīng)常地進(jìn)行學(xué)習和觀(guān)察,同樣也會(huì )熟悉和認識它,自然而然地就可以達到鑒別鑒賞的水平。 


      此外,作為佛教造像藝術(shù)品它本身是一件文物,作為文物它凝聚著(zhù)它所處那個(gè)歷史時(shí)期所特定的內涵,其內涵包括那個(gè)時(shí)期人們的審美觀(guān)點(diǎn),工藝水平,質(zhì)地構成,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狀況,人們的文化教育素質(zhì)的高低。只有在那個(gè)特定的歷史時(shí)代,才會(huì )產(chǎn)生那個(gè)時(shí)代所有的產(chǎn)品。后世的人們對其進(jìn)行仿制,不管外表多么相似,但是我們只要從上述內涵所包括的五個(gè)方面去進(jìn)行觀(guān)察研究,就會(huì )找出不同點(diǎn),進(jìn)而完成鑒定的任務(wù)。這是因為經(jīng)過(guò)幾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歷史發(fā)展,人們的精神面貌,審美觀(guān)點(diǎn),工藝水平,質(zhì)地構成等方面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所以任何逼真的仿制品,都有著(zhù)上述條件的限制,不可能存在破綻??赡茉谀滁c(diǎn)上,仿制品作的十分逼真,不容易讓人識別,但是如果我們把仿制品同文物放在一起進(jìn)行研究分析,我們就一定能夠發(fā)現它的作偽處,從而達到識別的目的。 


              把仿制的佛教造像同真的佛教造像放在一起分析研究,根據自己長(cháng)期從事這方面工作積累的經(jīng)驗,我覺(jué)得有以下幾個(gè)方面是應該值得特別注意的。 


      1、進(jìn)行顏色的對比 


      古時(shí)候的佛教造像,由于是那時(shí)人們長(cháng)期供奉的對象,其放在佛龕上,久歷人間煙火,所以不管是鎏金的銅造像、木雕、瓷雕,經(jīng)過(guò)日月的侵蝕,其顏色的光潔度必受影響。如鎏金的銅佛像,其外表雖金光閃閃,但其整體的顏色仍透著(zhù)暗淡,在光線(xiàn)的反射下,折射回來(lái)的光線(xiàn)較柔和。而新的鎏金銅佛像雖然經(jīng)過(guò)作舊處理,但其顏色在光線(xiàn)的反射下,折射回來(lái)的光線(xiàn)較刺眼。木雕佛教造像的鑒別較為容易,經(jīng)過(guò)日月的侵蝕,木質(zhì)較腐朽,其外表的顏色沒(méi)有光澤,而仿制品木質(zhì)有明顯清新的味道,外表的顏色有光澤,另外木質(zhì)也較結實(shí)。 


      2、進(jìn)行重要的對比 


      這種對比是很微妙的,古時(shí)候的佛教造像所用的材料,銅質(zhì)的很純重,木質(zhì)的較朽較輕,仿制品所用的材料銅質(zhì)不純較輕,木質(zhì)的較重。所以在進(jìn)行鑒定工作的時(shí)候,這可以作為一個(gè)依據。 


      3、現代工藝和古代工藝的對比 


      古時(shí)候佛教造像的制作者,受當時(shí)生產(chǎn)工藝的限制,在一件作品澆鑄成型,或成坯后都有要經(jīng)過(guò)嚴格的手工處理,每件佛教造像的面部表情、服飾、裝飾都經(jīng)過(guò)細致的雕塑技法處理,尤其是每件佛像的底座、幾乎都能找到那是人們的加工痕跡。而現代的仿制品,雖然由于社會(huì )不斷的進(jìn)步,生產(chǎn)工藝提高,但是在仿制品制作上卻仍保持了古老的生產(chǎn)工藝方式,可是無(wú)論怎樣它都要或多或少地吸收一些現代的生產(chǎn)工藝,因而仿制品在手工藝的處理上遠不如古代佛教造像。而現代工藝的一些應用,又使作品給人增添一種不可理解的神秘感,如木雕佛像上齒輪帶動(dòng)鑿,所以產(chǎn)生極有規律加工痕跡,銅鑄佛像上機制打磨的極有韻律的加工痕跡。 


      4、進(jìn)行嗅覺(jué)方面的鑒別 


      這是一種古老而又似乎給人一種缺乏科學(xué)理論根據的感覺(jué)的鑒定方法。但是這種古老而又原始的鑒定的方法,一直被相當多的鑒定人員應用著(zhù)。古代的銅質(zhì)、木質(zhì)、陶瓷質(zhì)的佛教造像,或是長(cháng)期受到人們供奉時(shí)煙火的熏蒸,或是長(cháng)時(shí)期的埋藏于地下,或是長(cháng)時(shí)期收存隱蔽的角落。因而古時(shí)的佛教造像經(jīng)過(guò)認真仔細地嗅別,一般都可以嗅到煙火、發(fā)霉、發(fā)朽的味道。而現代的仿制品卻完全沒(méi)有這種味道,即使仿制品采用煙熏、掩埋地下等處理方式,這樣一來(lái)反而弄巧成拙,煙火味過(guò)濃,泥土的芳香味太濃,反而起了減低鑒定難度的作用。 


      文物鑒定是一門(mén)科學(xué),因而要有一套完整的科學(xué)體系作為后盾,尤其在科學(xué)迅猛發(fā)展的現在,利用自然科學(xué)的手段來(lái)完成文物年代的鑒定是一項很重要的工作。如現在比較廣泛使用14碳鑒定方法,孢粉分析,年輪測定等,這些方法只能使用在一部分出土文物上,并不是對每類(lèi)的文物都能加以應用。因此文物的鑒定,現在還需要我們長(cháng)期積累的實(shí)踐經(jīng)驗,這些實(shí)踐經(jīng)現在還在鑒定工作中起著(zhù)主導作用的,因此我們對這些經(jīng)驗還要加以學(xué)習,并在學(xué)習中加以豐富,使祖國的珍貴文物在我們手中得充分的保護,得以充分的利用,并發(fā)揮其應有的作用。


      上一篇:無(wú) 下一篇:
      返回
      ? 被和尚摧残蹂躏,被下药后无遮挡漫画,放荡护士的自白免费观看,性一交一乱一伦一色一情孩交
        <tbody id="ykl49"></tbody>